事集

 

標題:善巧化妻,孝慈雙美

分類: 善報故事 / 淨業三福 / 孝養父母
作者:
出處:《道德叢書》

善巧化妻,孝慈雙美

     話說興化縣商人馬文安,品學兼優, 而且喜歡研究佛理,他娶吳氏為妻,老婆外表美麗,性情聰敏,善持家政,不過驕氣頗深,也很容易生氣。因此婆媳之間常常發生齟齬,每逢文安回家時,婆媳二人常在他面前互相打小報告。做婆婆的說媳婦不孝,做媳婦的說婆婆不仁,雙方各執一詞。文安聽了這些話,心裡也煩,明知後輩不應忤逆長輩,本來應該要訓斥老婆的。但想到我佛勸化眾生,常用「先以欲鈞牽,後令入佛智」的方法,因為這一方法最能使人改過自新,如以嚴詞相加,反容易造成僵局,使雙方怨隙愈演愈深,非但於事無補,恐反有害,不如善巧方便,以愛語攝受的好。

     他想定主意,決定暫不發作。明知老媽看到自己不肯面責老婆,心中難免不快,但也只好暫時忍耐,只待將來找機會再跟老媽講清楚。有一次,他又回家,老婆又向他訴說婆婆的不好,文安轉而安慰說:「老媽囉嗦,我已明白,並且我早已打定主意,準備帶妳搬到外面住,免得妳再受她老人家的氣。只是親友都還不知道老媽如此頑固,我們如果突然背親離家,難免受人指摘,所以我要勸妳暫時忍耐一二個月,在這段時間,妳務必要任勞受怨,曲意奉承,竭盡孝道,讓親戚朋友都知道妳很孝順,了解老媽的不好,然後再搬出去,就不會受到旁人的批評了。」老婆聽了,表面上答應,但臉上卻露出一副難為情的樣子。文安又說:「一二個月後,就要離到別地方住了,這很短暫的幾十天工夫,妳心中只須當她是賓客,殷勤款待,這有什麼好為難的呢?」

        老婆聽了「當她賓客」的一句話,心想這倒不錯,彼此見面時短,樂得客氣點。於是就答應丈夫,願意聽他的指示,從此一改對婆婆惡劣的言行,變得和顏悅色,順意承事。做婆婆的見媳婦脾氣已改,凡事都能順從自己,心中快慰之餘,也就倍加體諒,不再經常齟齬爭執,關係越來越和諧。

       過了些時,文安回來了,老婆並不像從前劈頭就對他訴說婆婆的短處,文安故意問她:「近來老媽對妳怎樣呀?」她說:「比前好點了。」文安聽了,知自己的計畫已有幾分效果,又對她問:「她既然有好一點,妳應該更加謹慎奉事,一定要讓她的不仁,妳的孝道,讓眾人都知道,我才能帶妳到外面住呀!」老婆聽了,點頭應允。文安又在有意無意中,利用其他事情,借題發揮,常同她講說,父母恩德的重大,以及古來孝子賢婦歷盡艱苦、勤修孝道等等事蹟。

        這樣過了些時,文安有一次回家,再問老婆:「老媽對妳怎樣?」老婆回說:「現在婆婆待我很好,我不再想離家了。我情願常在她老人家的身邊,替你盡人子應盡的孝道。」文安說:「我的本意,就是希望我們一起盡孝道呀,並不是真的想搬出去住。當初老媽這麼囉嗦,錯也不全然在她身上,其實妳的性情、脾氣也需要調整改善。我這樣做,不是故意欺騙妳,而是希望大家都能退一步,多替對方想,不要硬碰硬,老媽久而久之,自然能感受到我們的孝心,我們也能贏得老媽的歡心,這樣結果妳看多好!凡事從要求自己做起,把自己做好,別人自然會改變。這讓我想到古人說的:「會做媳婦沒惡婆」,實在是經驗之談呀!從今以後,我希望妳待人接物,務要反身自求,切不可專責他人。古人說,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處世如是,何況是承事父母尊親呢?」
       老婆聽了這番話,孝心更堅。後來婆媳之間關係變得非常融洽,大家都稱讚他家為「孝慈雙美」。

改譯自《道德叢書》
---後記

婆媳關係自古就是一道難解的人際課題。固然婆媳可能因立場與成長環境的不同,而造成相處上的諸多難題。其實難解的不在婆媳關係,而在彼此只看到對方的錯,不能從改進自己開始。自己不改變,而要求別人改變,關係必然越弄越糟。改變從哪裡做起呢?以慈愛化怨懟,以仁德解乖戾,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方法了。你怎麼待人,別人就怎麼待你,這是人際互動的「因果」真理,用在婆媳關係的改善,也絕對會有好的效果。故事中的文安能夠消弭化解他身邊的兩個女人的戰爭,得力於他深諳人性,懂得以善巧方便的智慧,做好兩方的潤滑劑,而不是夾心餅。這樣的處理態度與方法,非常值得參考。

 

分類標籤: 家庭幸福.前世報.大陸.古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