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何孝子

分類: 善報故事 / 淨業三福 / 孝養父母
作者:汪道鼎
出處:《坐花誌果》

        江西某生,擅長看風水,他在湖南道州遊玩時,發現一塊地風水非常好。正當他仰觀這塊時,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衣著華麗,另一人手持羅盤,四處看看說:「這塊地不好。」
        某生暗自笑他胡說,於是就走過去同他們交談,互相詢問籍貫、姓氏。原來,衣著華麗者,是城中一個富人的兒子,手持羅盤者,是專門替人看風水的。
       風水師聽說某生是江西人,就說:「江西出了很多著名的風水師,先生您一定也很高明」。讀書人謙遜一番,略微露了一手,風水師大為折服,稟明富家子,邀請讀書人同他們一起回去。讀書人就住進了富人家,本想將前次那塊寶地的情況告訴富家子,又暗自思忖那塊地風水太好,不是大福德的人承受不起,在這富人家待久了,發現他們的所作所為並非有福的人,於是對此秘而不宣。

        恰在此時,這富家人的親家蕭公要安葬父母,來請風水師,某生應聘前往。蕭公向來是個忠厚人,樂善好施,鄉里人都視之為大善人。某生想,此人大概能夠承受前次相的那塊地,於是將寶地介紹給蕭公,蕭公馬上花重金買下那塊地。讀書人擇時替他點挖墓穴。
       下葬幾天後,某生對蕭公說:「這塊地不是有大福德的人,是承當不起的。您老人家固然是忠厚長者,但不知天意如何?如違背天意會大禍臨頭,老人家何不在墓旁睡一晚上測試一下,如果不該屬於您,應當有異兆。」蕭公接受了建議。

        當天晚上蕭公與其子蓋床葦席睡在墓旁。到了半夜,聽到遠處傳來呵道聲。蕭公偷偷從席縫裏望去,只見一隊手持旗幟劍戟的侍從,護引著一個威武男子乘馬而來。蕭公暗想:「這半夜三更,荒山野地,怎麼會有貴人經過?」
       正奇怪間,這隊人馬已到墓旁,乘馬者停住馬呵斥侍從道:「這是何孝子的地,蕭某何許人也?竟想佔有!趕快把他抓出來!」       蕭公很害怕,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大聲說:「本來就懷疑自己沒有資格擁有這塊地,不然會受到上天的懲罰,因此才睡在墓旁測試,既然承蒙您指示,情願馬上遷墳讓地。」
     隨即聽到馬上的人說:「念你一向忠厚老實,這次姑且寬赦你,如果能替何孝子安葬父母,將會另外給你一處好地,這個墓穴應該趕快埋起來以免泄了地氣。」說完,一陣風似地走了,轉眼間,四周寂靜如初。
      此時天已大亮,蕭公父子回家後,請某生遷墳封穴,同時一起尋訪何孝子的下落,但都沒打聽到。

         一天,某生獨自到郊外散步。走得遠了些,來到一個小鎮上,突然遇到大雨,急忙躲到一家米店的屋簷下。此時天色已晚,店裡舂米的工人都休息去了,只有一個年輕人還在繼續舂米。某生感覺奇怪,就和他聊起來,小夥子道:「因母親年紀大了,每頓飯要有肉,否則就吃不飽。我早上工晚收工,可多得點工錢奉養母親。    「問他姓什麽?說:「姓何。」
     某生心想這該不就是何孝子吧?想多瞭解何孝子事母是否真誠?就藉口說天下大雨,路又遠,想在何家借住一晚。何答應了。某生拿出五星銀子請何為其準備晚餐,何驚訝說到:「哪用得了這麽多錢?」
      某生說:「剩下的就給您母親買點吃的吧!「何生不同意地說:「我盡力事奉母親,心安理得;無功多收人錢財,道義上說不過去!」某生堅持要給,何生只取了一星為客人買了酒肉。

        他們相伴回到何生家中,一看只有兩間房。內房由母親住,外房前半為廚房(灶),何生夫婦就住在廚房剩餘的地方,空間狹小潮濕,但很乾淨。何生先向母親稟告有客人來借住一晚,母親就叫媳婦燒茶,不要怠慢了客人。
        何生請客人入內,並說:「因為家裏窮,沒有多餘的房間,已請媳婦和母親同睡,請先生不嫌棄和我住在一起。」
       招呼客人坐下後,隨即端出茶水、酒菜,放在桌上說到:「恕我不陪先生,請自用。」轉身走入房內,某生由門縫裏朝內瞧,見桌上放了菜、小刀、湯匙,夫婦兩人扶著母親坐在正座,母親吃飯兩人侍候在旁,一會兒端湯一會兒挾肉,和和樂樂。母親吃畢,媳婦收拾碗筷,何生親自侍奉母親洗臉,然後兩人才對坐吃飯,下飯的只是一些醃黃菜。某生邊吃邊看,心中十分嘆服。
        不久何生出來,見客人用餐完畢,又端上茶來,對客人說:「被子、枕頭都在床上,先生走了這麽遠的路,很辛苦,請先睡不必等我。」
        某生點頭答應,何生隨即又回內室。某生仍舊由門縫向內觀察。見何生靠在母親旁坐下,有趣地敍述街坊間所聽到的趣聞,老人家很高興的聽著。隔了一會兒,何母打了哈欠,有了睡意,何生親自擺好枕頭,抹淨席子,幫她脫衣解手。媳婦侍候在旁,沒有一絲厭倦。等到母親睡下,何生又為之捶背、搔養。聽到老人發出了鼾聲,夫婦二人才輕悄悄地離開,深怕驚醒老人。

        某生非常讚歎其孝行,想起神的話,真是不錯。等何生出來,就問到何父過世多久?是否已安葬?何生流著淚說:「已經四年,我打工養母,無力下葬,真是不孝,至今父親靈柩仍停在宗族祠堂裏。言之痛心。」
     某生見其聲淚俱下,安慰道:「你不要傷心!我住在一位蕭翁家裏,他有塊吉地,可代你請他割愛與你葬父,喪葬開支也包在我身上。」何生驚訝道:「我與先生素不相識,怎敢接受這樣的恩惠?再說地已有主,即使幸蒙先生哀憐,也怕說了沒用!」
       某生說:「這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知道蕭翁一向慷慨好施、樂於助人,若知您如此孝順,應不會吝惜。三天後我與蕭翁來拜訪您,希望到時您不要外出。」
       何生含淚說到:「若真能如先生所說,我將終身不忘您的大恩大德。」某生說了些安慰的話就入睡了。
       天還沒亮,某生醒來卻不見何生。到了太陽升起,見何生端著碗從外面進來。一問才知何母想吃湯圓,何生四鼓天就進城去買了,往返一共是二十幾裏路,某生大為嘆服。

        回去後,蕭翁得知一切情況,高興地說:「這是神的旨意!現在既然找到何孝子,我怎敢吝惜呢?」過了三天,就和某生帶了地契上何家去。到了何家門口,聽到何生夫婦哭得悲哀,二人大驚。入門一問,才知何母在三天前某生告辭後,突染急病醫治無效,隔了一天便去世了!
       何生見了蕭翁等,跪地叩頭痛哭不已。蕭翁憐憫何生,資助棺木費用,贈與前吉地地契。某生為何家擇日下葬,並負擔喪葬費用。喪事辦完後,何生夫婦同來致謝,同時要求在蕭翁家幫傭以償還所欠。蕭翁驚訝地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孝順感動了老天,得到了神佑,我怎能貪功呢?」就把先前發生的事告訴何生夫婦,且說道:「您是孝子,能彼此做朋友是我的榮幸,怎敢委屈您當傭人呢?我家空的房子很多,若不嫌棄,盍不全家搬來同住?絕不會讓你們為柴米擔憂。”何生謝絕連稱不敢當,蕭翁堅持如此安排,於是何生夫婦就住下來幫忙蕭翁管理帳務。

         過了一個多月,蕭翁對某生說:「先前神曾許諾將吉地讓與何孝子後,會另安排一塊作為補償,現在看來,神的話不假,請您留意考察一下!」
     某生答道:「自當如此,我並非靠看風水謀生,若非蕭翁您的事未了,我怎會長期留在此地?神既已許諾,則必定可得吉地。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希望蕭翁您再等待一些時候。」
       從此某生每天在田野山谷間來往察看,訪靈穴、探龍脈,一個多月過了,神情憔悴一無所獲。一天,他路過何家墓地徘徊遠眺,忽然看到數丈以外隱約現出龍脈氣象,追蹤查看,果然找到真龍脈,細看原與何家同出一源。貴氣則稍遜,而富可百萬。於是請蕭翁買下此一寶地,並為擇日埋葬祖宗靈骨。大事已畢,某生告辭返鄉,蕭翁贈千金以為報酬。某生堅持不受,說道:「先前曾說過,並不是靠看風水謀生。希望蕭翁您能將這筆錢用來濟貧。」蕭翁熬不過某生的請求,只好設宴餞行,何生夫婦也前來含淚叩謝。

        書生回家後,考試連連報捷,中了進士。蕭翁自葬親之後,家業日漸興旺,富甲一郡。沒過幾年,其子考中進士而入翰林,官至藩司。何孝子之孫,何文安公淩漢,乙丑年中探花,官封禮部尚書,成為一時之理學名臣。其子何紹基,又於乙未年考中解元,聯捷入翰林館,多次擔任國家主考官。何蕭兩家之貴富正如東升旭日,蒸蒸日上。

坐花主人說:「孝順是五常(即五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倫德之首,也是各種優良品德的基礎(古人說:百善孝為先)。當何孝子混雜于傭人中時,並非有特殊才能、異于常人的表現,引起別人的注意。而能感得天地的護佑,鬼神的恭敬,終讓家道光顯,綿延子孫,孝德的感應竟是這樣的神速啊!某生重義而輕財,蕭翁仁厚而好善,能一起承受厚福,也是當之無愧啊!」

 

--選譯自 清  汪道鼎 編撰之《坐花誌果》

      註:「坐花主人」汪道鼎是清光緒年間人士,擅長戲曲編寫,他將日常搜集有關果報應的實例,以及流傳鄉間較有依據的故事,編成《坐花誌果》一書。

分類標籤: 升官及第.現世報.大陸.古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