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拍人反遭被拍的「淫賊」

分類: 惡報故事 / 十惡業 / 邪淫悖倫(邪淫)
作者:賴樹明 編著
出處:《壞蛋別逃》(賴樹明著,大千出版社)

近年來台灣科技的不斷發展,當中卻也造成科技犯罪的逐日上升,尤其是竊盜,這使得不少住家及公共場所不得不加裝高科技的防盜器或閉路電視來防止宵小的覬覦。當然這些科技產品若能扮演降低犯罪率的角色那何嚐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可恨的是,有些不肖之徒反倒利用它的方便來作為圖謀個人私利及侵犯別人私權的工具,人人聞之心悸的針孔攝影機就是個例子。

談到針孔攝影機不免讓人聯想到近年來各式百態的偷窺事件,這些偷窺的陷阱散佈在各個人人見不到又似乎很容易發現的角落,它就像一顆埋藏起來的地雷,只要一不小心就會隨時觸擊,嚴重導致名譽受損,乃至身敗名裂。根據媒體所做的調查,民國八十七、八年間是警方破獲歹徒利用針孔攝影機犯案最氾濫的時期,他們作案的地點大都選擇在人潮出入較頻繁的公共廁所、旅館的房間及百貨公司的更衣室,由於這種玩意兒體積小不易被發現,一旦歹徒成功拍攝到受害者的實景,不是製成錄影帶販售就是向對方恐嚇勒索要錢,而以一般人的心態,若是自己成了錄影帶內的主角時,即使知情也因顧及面子而不敢張揚或報警,最終總是以「自認倒楣」慰藉了事,讓歹徒在食髓知味後,繼續再犯。

當今社會上有許多未破的大小案子都是被害者過於沈默或顧及面子不願配合警方查案所致,歹徒利用針孔攝影機犯案的情事會如此氾濫大都也是這個因素。記得一九九八年日本一家國際知名公司就爆發一起醜聞,老闆的兒子因追求一名女性主管未逞,竟在她的辦公室偷裝一架針孔攝影機,後來儘管被發現,這位女主管為了保全職位和面子始終默不吭聲,老闆的兒子以為自己的權力可以堵住任何一位員工的嘴巴,自此又更加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到處裝置攝影機偷窺女性員工的舉動,進而明目張膽的加於性侵害,致使一名女員工因不堪其擾憤而自殺,這就是姑息養奸的結果。有鑑於針孔攝影機偷拍事件的層出不窮,以下我們希望藉著這則真實的故事,讓曾經犯案者的弟弟道出他哥哥作案的過程及最後所得到報應的下場。

這則故事是發生在民國八十七年的十一月,剛從軍中退伍的高咸品和朋友合夥在台中市開了一家電器行,裡頭所販賣的產品琳瑯滿目,其中就包括最受顧客矚目的針孔攝影機,在當時平均每天都銷售一、二台,高咸品深感好奇,經常藉故話題來套客人,想從中瞭解他們購買的用處,只是一般人都不太願意透露,這使得高氏的好奇心又更加的增深,直到某一天,有位顧客因錄影帶被卡住無法轉動,特地老遠搬來錄影機請求修理,在反覆試帶時高咸品無意中看到有好幾個淫片鏡頭都是在旅館拍到的,而且螢幕上的主角都不同人,接連再看幾捲也都是一樣,這時高咸品突然靈機一動,他想自己與朋友合夥經營電器行,一個月能賺多少錢,況且本身又是小股,在財務的掌控上常要看友人的臉色,若是能找到一份既輕鬆又能賺大錢且自己當老闆的工作做,不久的將來他必定是一位小財主,想到這裡他決定將腦筋動在針孔攝影機的應用上。

那時他有位名叫周穎羅的堂哥在台中市郊及嘉義市各開一家規模不小的汽車旅館,平時生意不錯,有日高咸品專程前來拜訪,很直率的表示要幫他發大財,方法很簡單,只要他提供房間讓他暗裝針孔攝影機或小型的攝影機,等錄影帶販售出去所得的錢兩人平分,周穎羅一聽當然知道這樣做是犯法的,只因自己平時好賭積欠不少債務,心裡想只要不出紕漏,坐享其成的分錢何嚐不是一條發財門路,稍加考慮後他當場答應。

果然經過高咸品的精心佈置巧裝,這些小玩意兒始終未被客人發現,大把大把的鈔票也跟著進入他們的口袋,可是貪得無厭的高咸品卻嫌這樣的賺錢方式太慢,為了達成一夜致富的夢想,他開始物色較有錢的客人做為勒索敲詐的對象,第一個受害者是一位地方民意代表,他姓楊,某日他帶著名為助理的情婦到旅館投宿,當他們不軌的行為被製成錄影帶後,周咸品隨即打電話向他勒索,表示若不付錢贖回,下屆參選一定將這卷錄影帶公佈,讓他落選且身敗可裂,楊姓民代是個十分重視名譽及個人形象的人,為日後政治前途著想,他還是選擇了花錢消災。高咸品發現這種方法很管用,緊接著又陸續以同樣手法向多名客人敲詐,其中不乏還有北部南下的官員、民代及藝人,受害者之多連一大本名冊簿都寫不完,這些人大都是敢怒不敢言,在考慮個人聲譽的情況下最後還是付錢了事。不過儘管如此,為此造成婚姻破裂或家庭悲劇者仍大有人在,在桃園的一位鍾先生就是個例子,他是一位貿易公司的總經理,某日他招待外商到嘉義旅遊,因喝醉酒被一名酒店的女郎帶回旅館一起同宿,這個鏡頭全被針孔攝影機拍攝下來,鍾先生自感他沒做出對不起太太的事,對於周咸品的勒索斷然拒絕,不料有一天鍾太太突然接到一位友人太太打來的電話,聲稱他兒子在一處色情MTV看到鍾先生的鏡頭。鍾太太一聽,起初還半信半疑,後來等自己到這家MTV看後才真正相信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原本他們是一對恩愛的夫妻,今天能有一番事業還是靠當年兩人胼手胝足打拼下來的基礎,對於丈夫的出軌他實在無法原諒,經過幾番爭吵,鍾太太竟以自殺來表達心中的強烈不滿和失望,他在遺書中心撕欲絕的罵道:「什麼都不必爭辯,錄影帶已為你的無恥行為留下最好的見証‥‥‥。」為了這卷錄影帶,一個好好的家庭,一對恩愛的夫妻就這樣毀於一旦,實在令人不禁唏噓。

無獨有偶,有位在某知名公司任職的主管也因自己的一夜風流,成了錄影帶內的男主角,不僅升不了職,連女朋友都離他而去,甚至連自己都成了親朋好友及同事之間的話題人物,最後這名受害者也選擇了自殺,雖然獲救,但因刺激過大卻罹患精神分裂症,目前仍在中部一家療養院接受治療。

然而惡人終究還是逃不過惡報的命運,一年後周咸品發了一筆橫財,他又回到本行自開一家電器行,且將旅館偷拍錄影帶的工作交給友人阿忠去做,原本阿忠就是個好吃懶做且性好漁色之徒,即使接手周的勾當,他還是轉手交給別人去做,自己則坐享其成。有一天,周咸品利用連續假帶著剛新婚的太太到阿里山遊玩,途中遇到軍中的朋友,邀請到家裡暢飲一番,只是不勝酒力的周咸品喝不到幾杯就醉倒了,女友見狀立即開車將他送到嘉義市,想找一家旅館讓他休息,然而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尋找了大半天偏偏選上周穎羅所開設的那家「問題旅館」,周咸品和女友就這樣成了錄影帶內的最佳男女「主角」,隔天當周知道自己住進這家旅館後十分擔心,怕自己的鏡頭被烤貝成錄影帶,趕緊跑去找剛從賭場回來的周穎羅要他把錄影帶洗掉,此時周因前晚輸了不少錢,心情不佳,對於周咸品的詢問只隨便回答他一句:「錄影機是你裝的,誰敢錄你這個大老板。」言下之意就是沒錄,周咸品一聽才放下緊張的心情,離去時還特地給櫃檯和房間的服務生各一千元當小費。

豈料兩個月後,阿忠因吸毒被捕,接著警方又在台中市破獲大批的色情錄影帶,當中就包括周咸品與女友的「特寫」,而更諷剌的是,因周的女友頗具幾分姿色,不知情的阿忠友人還花了不少廣告費幫這支片做宣傳,後來警方經過層層追查,終於逮捕到周咸品與周穎羅,而當周嫌看到錄影帶內的主角竟是自己時不禁尷尬不已,因為他萬萬也沒想到過去偷拍別人,今天自己也淪為被拍,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害人害己吧。以上這則真實故事是周咸品的弟弟親自口述,他希望人們以他哥哥為鑑,多去尊重別人的隱私,不管好與壞,畢竟那是一個人無價的權利,任何人都不能侵犯;由於經過這次事件,自服刑出獄後,目前周咸品隱居在花蓮山區種菜,生活過著十分安逸,對於過去一時的糊塗他不願多談,只期望別人不要再步入他的後塵,以免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遺憾。

西方有句諺語說:「當你在犯罪時,別人已開始在為你的罪受苦。」這句話對那些利用針孔攝影機偷拍而造成他人痛苦的歹徒來說是最貼切的一句話;愛惜自己的名譽,同時也要將別人的名譽視為寶貝,這是做人最起碼的道德,我們常看到在這社會上有不少人為了一己之私和利益,不但出賣自己的人格,連同別人如視生命的尊嚴也加於糟榻,這種行徑對犯案者本身而言或許只是「小事」,對被害者來說卻是一大傷害,這種傷害極可能導致一個家庭的破碎,一個人的身敗名裂,乃至害一個人在羞愧的窘境下走上絕路,其嚴重後果絕非是兒戲兩字可以帶過的,期待這社會更和諧不是一時的去要求別人,乃是從本身做起。

 

分類標籤: 懺悔改過.敗壞名聲.現世報.當代.本地.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