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編輯先生著魔記   

分類: 惡報故事 / 諸惡莫作 / 污蔑宗教
作者:吳錦標 編著
出處:《科學時代的因果錄》
     有一位住在內地開報館的朋友,姓徐乳名烏目,大家都稱他為目兄。目兄是報館的老闆,自己擔任總編輯、當記者、當督印人、當發行人兼收廣告。泰國內地辦報,一般情形便是這樣,因為報紙發行,每月只出版兩次,跟著政府彩票開獎日出刊。目兄為人隨和又熱心公益,肯替社會服務,人緣頗佳,甚得當地社會各階層人士所信任,出版的報紙一直以來,便保持銷售數量最多。
 
  記不起哪一年,目兄所居住的城市,在市郊有一佛寺,住持和尚發起在半山麓依山勢建造一尊露天巨佛像,城內城外埠眾都出錢出力,希望這露天巨佛像早日完成。這時,這份負有盛名的報紙,編輯先生兼老闆的目兄,不知著了什麼魔,竟然在其報刊上,大字標題撰文攻擊,一連數期,誹謗古寺興建巨佛像是一尊「魔」像,泰語發音為「惹是」。
 
  這「惹是」也不完全是魔鬼妖魔的意思,還可以說是巨大、巨型、大得無可譬喻;而連在神佛言談上便是魔GIANT。魔有佛魔、仙魔、神魔、鬼魔,泰國佛寺往往塑有一些門神叫「惹是」,守在寺門前。該報一連好多期撰文說古寺塑造「拍惹」,大家一目了然,都認為是建魔佛像;這是很不尊敬的一種侮辱。甚至文章內還指出,此一魔佛像建造之後,本城市則要提防災劫禍事臨頭云云,使古寺住持及眾佛教徒大感吃不消,認為這份報紙有意跟佛寺過不去。大家都認為目兄做得過分,不知他跟古佛寺住持結下什麼樑子,還是有什麼冤仇,如此毀謗諷刺。
 
  本來古寺在山麓建佛像,完全沒有向外界募錢,只有信徒自動拿錢去贊助。古寺跟報館更是河水不犯井水,目兄平時跟住持也有來往,此次建佛像,他不但不撰文擁護,反而毀謗攻擊;一而再,再而三地說此魔像是佛教末劫年的大浩劫,冷嘲熱諷,搬弄得全府,甚至外地人都稱古寺在建「拍惹」─魔佛像。
 
  凡事適可而止便沒有什麼不良,過分了便會造成破裂。古寺住持菩鑾大師本是一位高僧,忍辱含養工夫甚深,初時對報紙的譏毀一笑置之;眾多信徒卻認為報館欺人太甚,仗著勢力,仗著犀利筆鋒,竟然欺壓到佛祖頭上來,再三聯名要求住持控告報館:藐視佛教,欺負出家人。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甚至有的下注打賭,賭老和尚和總編輯這場官司,鹿死誰手?有的看好老和尚,認為和尚代表佛祖,泰國是佛國,法律一定站在和尚這一邊;有的認為目兄的報館勢力大,記者號稱無冠皇帝,法律一定替報館說話,況且總編輯目兄是律師出身……。
 
  老和尚的訟辭在沒有作官方登記前,由檢察官先呈送給法庭長參考,由於檢察官和法庭長兩人對老和尚敬仰有加,同時跟目兄又是好朋友,有意私下促成雙方合解,平息這場糾紛。俗語云:「狗屎可吃,官司不可動。」況且一位是高僧,一位是名人,都受社會人士敬重。可是和尚經不起信徒慫恿,非控告不可。法官不得已,約好兩方對簿公堂。
 
  目兄雖是執業律師,但是仍聘請本府有名律師出庭。開庭這一天,市民聞訊均前往旁聽觀看,整座法院擠得水洩不通,人山人海,一直排到法院外走廊,打破該府自開庭以來最高記錄。
 
  檢察官宣讀控方的訟詞和所有剪報證據後,問被告的律師有什麼辯護解釋?被告律師接受原告所指的全部屬實,其巧妙的解釋是:所謂「魔」(泰語的「惹是」)是指巨型的佛,不是英文的GIANT(妖魔);報紙撰文說佛寺建巨佛像,本城將有大浩劫,那全是出於好意;如果地基及佛像造得不堅固,倒塌下來,市民會受災殃,只是好意提醒寺方要小心等云。一場強弓弩箭、蓄勢待發的戰爭,經過律師輕描淡寫、巧妙的解說,全無半點仇恨火氣。法官等人又做好做歹,雙方講好話,要目兄當法庭前向老和尚賠個不是,要老和尚以佛祖的忍辱寬宏大量,撤消控辭。起初僧俗都有點固執,但經過一些好友和社會名望勸解,終於不了了之。
一場鬧得滿城風雨的僧俗鬥法,便這樣平淡地結束,倒使一些好事之徒大失所望。故事本該到此結束,但奇異的事卻發生了……
 
  目兄跟太太同年,都是卅九歲,育有兩男一女,雖然沒有做絕育手術,但是小女兒已十三多歲,故不想再有生育的打算。但怪事忽然發生,徐太太(大家稱為目大嫂),突然身懷六甲,醫生檢查表示老蚌將生珠。
 
  生兒育女是正常夫婦的責任,雖隔十多年再表孕,有點唐突,但究竟兩人年紀也不算大,故也覺得是人之常情。只是有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產婦、嬰兒一切順利,男嬰五官正常而壯健,只是額頭上有三道皺痕,兩道濃眉入鬢,而且是褐紅色,扁扁方方的面孔,配著一隻大嘴巴,乍看起來像魔鬼,細看之後有如寺廟守門的魔將。接生的護士嚇得花容失色,所有醫生護士都圍來觀看,大家都不敢相信人會生下這樣的嬰孩,應該是魔鬼來出世才對;但不管如何,事實就是如此,最後還是得接回來。
 
  目嫂生妖魔兒子的消息,早在醫院便已轟動傳開。成千上萬的人都來觀看,看後嘖嘖稱奇,也議論紛紛。追根究底,歸咎於幾年前,目兄利用報紙撰文毀謗古寺造佛像,說是建魔像,老和尚被戲弄得無可奈何。雖逞一時之快,但真正的妖魔卻應著他的需要,出生在他家裡。每天都有大批大批的人,陸續來看怪嬰,鬧得夫婦快要神經錯亂,苦惱極了,只得搬家。搬家不久,有人知道後,又來觀看,甚至外國電視要求拍攝影片。
 
  孩子漸漸長大,一隻血盆大口和兩道褐紅色濃眉,更顯出妖魔世家的本來面目。更奇異的是,一般嬰孩初長牙齒,應先長門牙才是;但魔孩卻先長出兩隻虎牙,長得穿出嘴唇。至此,目兄不得不承認前年謗佛的報應。幾次想把孩子毒殺,但究竟是親骨肉,弄得只有搬家再搬家。最後,皇家醫院接洽怪嬰魔孩研究,施手術鋸去兩隻虎牙,但臉上的痕疤和血盆大口卻無法改造。
分類標籤: 禍延子孫.敗壞名聲.現世報.亞洲.當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