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販嬰半屍怪案

分類: 惡報故事 / 十惡業 / 偷盜詐騙(盜)
作者:賴樹明
出處:《壞蛋別逃》(大千出版社)

古人有言「人性本無惡」,又說「惡到盡頭善念起」。在我們老祖宗的眼裡始終相信人性永遠都是善良的,即使罪大惡極的人也會有心存善念的時侯。

可是隨著時代的不斷進步,思想的新潮和現實,善這個字似乎已經不再那麼受到重視,取而代之的是「利」字,放眼看看這個社會,許多人為了利可以不必尊嚴、道德和羞恥,為了利也可以將痛苦加諸在別人身上以換取自己的享樂,更可以拋棄人類有別於動物的一點點靈性,寧願把自己置身在獸群中,為眾人的咒罵,如果將這種人性由利字的延伸出惡的醜陋面做一描繪,那麼時下那些惡名昭彰的販嬰集團便是最佳的寫照。

天下父母心,那個人沒有父母,誰又願意捨棄自己的寶貝骨肉,將心此心,當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成為販嬰集團下的犧牲者時,試問本身又做何感想?台灣老一輩有句俗話說:「偷拐人仔某,偷抱人仔囝,死了的落油鼎。」(用台語發音)自私、愛財是人的本性,但絕不是權利,我們沒有任何資格去剝奪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命運,進而加於操縱販賣,這是背逆人道為天理所不容的,挪威著名宗教家卡拉斯登有句幽默名言:「世界的錢全部都是香的,只有那些不乾淨的人用過才會變臭。」不論好人或壞人誰也不希望自己摸過的錢會變臭,既然如此,那麼在善與惡的那一念間,我們是否能多站在別人的感受上想想,不要讓自己的臭成為終身的遺憾,更不要一時的不乾淨而淪為終身的臭,藉著以下這則故事,也要以卡拉斯登的這句名言與大家共勉且惕勵!

民國八十七年對大台北地區的不少為人父母者來說算是較不安的一年,期間曾連續發生多起嬰兒遭人販賣及幼童失蹤案,雖然警方不斷全力追查,但因缺乏有力線索卻始終無法逮捕到歹徒,以致於在議事殿堂不時遭到民意代表的砲轟,許多警局主管更為此倍感壓力,個個戰戰兢兢。警方就這樣在一籌莫展下,此案延宕了兩個月,直到某一天,台北縣三重市有位名叫范嬋的民眾隨旅行團到高雄、屏東旅遊,當晚在下榻的旅舍吃完飯後,他隨幾位同團的好友到一家中型的量販店購物,無意中竟發現一位酷似自己大姊的女兒「小秀」,她己失蹤半年,家人一直在尋找,當時帶著這位小女孩的是一對情侶。為不打草驚蛇,范嬋立即打電話回台北給大姊,要她下南部確認,一方面再到派出所報案,警方據報也派出兩名便衣警察跟蹤,並在隔天的早上九點左右會同范蟬的大姊在屏東萬丹的一處公寓將這對夫婦逮捕,經過查証那名小女孩果然就是小秀,這對夫婦供稱,他們結婚十一年一直無法生育,半年前到台北三重探親,無意中認識了一位綽號叫「九火嬸」的歐巴桑,她說自己有個姪女育有六個孩子,生活壓力非常的重,有意要把其中幾個送給他人撫養,如果不介意她願意從中湊合;范蟬的姊姊和姊夫一聽自是興奮不已,一口就答應。十天後,九火嬸果然抱著一名小女孩,也就是小秀,親自送到萬丹給他們,包括一切的戶口資料總共是六十五萬,至於這個孩子是偷來的他們完全不清楚。

由於這對夫婦說話十分鎮靜誠懇,警方對其所言並沒有懷疑,於是便針對他們口中的「九火嬸」進行調查,豈料當警方找到她本人時竟發現九火嬸是個八十幾歲的老太婆,據她兒子指稱,旱在十年前她就臥病在床,連大門都沒跨出一步,何來偷抱別人的孩子販賣。警方目睹這一幕,感覺似乎已經受騙,連忙找這對夫婦詢問,不過他們仍堅決指出孩子的確是九火嬸介紹的,說到激動處他們還邀警方人員一起到廟裡斬雞頭發誓。

案情進展到這裡,為了勿枉勿縱不冤枉無辜,警方只好帶著這對夫婦北上與那位八十餘歲的九火嬸對質,結果讓警方出乎意料的是,這對夫婦居然一口咬定就是眼前這位老歐巴桑,但是當警方向歐巴桑問起是否認識這對夫婦時她卻猛搖著頭,呆呆楞楞的一問三不知,一時之間也讓警方摸不著頭緒。不過儘管如此,辦案經驗豐富的警方早已意識到這當中一定有一方在說謊,為讓雙方降低警覺性,他們只好採取「放長線釣大魚」的策略,在明的方面佯裝販嬰集團成員前來探詢口風,暗的方面再派員跟蹤監控,可是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兩方並沒有任何舉動,探詢口風就更不用說了。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偷嬰事件在桃園再度發生,有位名叫「雅萍」的剛生育婦女匆匆忙忙跑到警局報案,指稱滿月的第三天她用娃娃車推著小孩到附近的公園散步,突然有對夫婦走過來問路,正好當時是在巷口的轉角處,基於好心,她留著娃娃車將這對夫婦帶到巷口的馬路,說明方向後才返回巷內,誰知不到一分鐘小孩就被偷抱走了。警方人員一聽,馬上意識到這是竊嬰集團的調虎離山之計,而那對夫婦就是其中的成員,只是因缺乏有力線索,這案子一直無法偵破,小孩也沒有尋獲。民國八十八年的農曆新年,正當大家在歡樂過年之際,警方據報在台北市某山區的一處工寮內聚集一群人抱著好幾個嬰兒,正搭車往高速公路南下,行跡十分可疑,有可能是竊嬰集團。對此線索警方相當重視,立即通知警網在高速公路攔捕,果然逮捕到三男兩女的竊嬰集團成員,並營救出四個小嬰兒,其中一個就是雅萍的兒子。之後據這五名嫌犯供稱,他們竊盜集團的巢穴各分佈在北中南等地,若在北部偷抱到的嬰兒就送往南部,南部再送到北部,如此一來才不容易被發現,至於掌控這竊嬰集團的主謀是誰他們並不清楚,只知道他長期居住在南部,當中的金錢交易都以匯款方式處理。

經五名嫌犯這麼一說,原以為竊嬰集團就此可以偵破的警方無疑又再次碰到了釘子,心中的失望和沮喪自然可想而知。不過終究皇天還是不負苦心人,就在此時,南部傳來一則好消息,指稱過去謊騙以六十五萬代價向九火嬸收買小秀的那對夫婦因再度販嬰又被警方逮捕,而且在警局大爆內幕,他們表示自己只是偷嬰及販嬰集團的成員,真正的幕後主謀就是九火嬸的大兒子莊堅標,為以合法掩飾非法,莊在屏東的東港開設了一家船公司,其真正目的就是做為藏慝這些小孩之用,同時他也教導幾位對他較忠貞的手下,萬一失手被警方懷疑,就自編一套說詞,將所有的責任往他高齡八十餘歲母親身上推,即使警方找到她也因年紀關係無可奈何,不過事後根據警方查証,莊堅標的母親雖然年屆八十餘歲,對於兒子所做所為卻都瞭然於心,只是本身因長年臥病在床無力管也不想管而已。

莊堅標是何許人也,為何如此膽大妄為,專偷別人的嬰兒販賣。事實上小時候他就在一個不正常的家庭中長大,父親是個前科累累的慣竊,並有酗酒吸毒的習慣,母親則出自於風塵界,喜愛賭博跳舞,兩人結婚不到兩年,莊堅標父母所留下來的遺產早已被兩人揮霍殆盡,後來還靠著親友的輔助才勉強維持生活。由於從小耳濡目染,國中未畢業,莊堅標已是少觀所的常客了,二十歲那年他更因殺人搶劫被判重刑入獄,在獄中他認識了一位綽號叫「天鼠」的慣竊,他告訴莊,天下任何東西都可以偷,偷來就一定可以賣,包括人在內,他還說自己在未入獄前就是因為賣了不少幼嬰才使他發了一筆大財。或許這些話只是天鼠隨便說說,莊堅標聽後居然信以為真,出了獄竟然異想天開幹起這樣萌滅人性的勾當,至於有多少幼嬰在他手中被出賣,直到他死為止都沒有人知道。

整個販嬰集團被警方瓦解後,剩下漏網之魚的莊堅標自知事態嚴重,連夜他便利用自己的漁船,化裝成漁夫打算偷渡到東南亞國家躲藏。可是不知什麼緣故,船才剛剛離岸就觸礁了,漁船和莊堅標全沈入海中,更詭異的是,一向熟練水性的莊竟活活被淹死,等救難人員將屍體撈起時,這前後時間還不到半個小時,而他的身體已被海裡的魚吃掉了一大半,連眼睛、手腳都不翼而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似乎沒有人能說出一個所以然來,即使是看過無數屍體的檢察官和法醫也猛搖著頭,直歎是「靈異怪案」。

羅馬尼亞有部很著名的電影,名叫「午夜鐘聲」,故事描述在古時候的羅國有一個「善惡鐘」,這個鐘每到夜裡都會敲出響亮的聲音,善良的人聽了可以醫百病,去楣運,但壞人一旦聽到這種聲音就頭痛不已,跪地求饒。某一天有個專門修理時鐘的師傅,他也是名無惡不作的惡徒,為炫耀自己技藝不錯,他對同夥們說,當晚午夜他一定要爬到高鐘上把那支敲針拔掉,以免再傷害到「自己人」,沒想到他連敲針都沒摸到就因受不了頭痛摔死在地下。人的善與惡只是在一念之間,善者心裡坦盪盪,無所顧忌,惡者心非非,走在夜裡連小蟲的聲音都會害怕,活著是多麼痛苦,莊堅標偷嬰販賣,表面上他是個富者,其實他比任何人都還要窮,因為他身上不僅背負著罪也積欠那些嬰兒的債,死對他來講只是一種罪與債的償還,如果真有地獄與輪迴,那麼他的懲罰應該才算開始!

 

分類標籤: 貪婪.償命折壽.現世報.本地.當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