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色眼看人盲雙目 虔心誦經始復明   

分類: 惡報故事 / 十惡業 / 邪淫悖倫(邪淫)
作者:蒲松齡
出處:《聊齋志異》

清朝時,長安城有個讀書人名叫方棟,這個人很有點才名,但行為輕佻,不守禮節。每次在路上看見出遊的少女,便輕薄尾隨在後面。這一年,清明前一天,他偶然在城郊散步,見有一輛小車,四周掛著紅色的繡花幃幔。幾個青衣丫鬟跟著車子慢慢行走。其中有一個小丫鬟與眾不同,她乘坐一匹小馬,容貌美極了。

方棟悄悄走近車前一看,只見車簾大開,裡面坐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女郎,紅妝豔麗,方棟看了頓覺眼花撩亂,神魂顛倒。於是緊追不捨。一會兒跑到車的前面,一會兒又跑到車的後面,尾隨了好幾里路遠。忽然,他聽到車內的女郎把小丫鬟叫到車邊說:「給我把車簾子放下來。哪裡來的瘋狂小子,這樣不停地偷看我!」

小丫鬟遵命放下了車簾,並憤怒地對方棟說:「這是芙容城(古代神話故事中有時提到的一個地名)七公子的新媳婦回娘家,不是鄉下人的老婆,可以任憑你胡亂偷看!」話剛說完,丫鬟在車道上順手抓了一把塵土朝方棟臉上砸過去。方棟兩眼被土瞇住了,好半天也睜不開,等他再睜開眼睛時,車馬已不見了。

他驚疑的回到家裡,眼睛疼得難受,忙請人撥開眼皮檢查,發現眼球上已生了一層薄膜。過了一夜,眼睛越發疼得厲害,眼淚不斷地往下流。眼中薄膜越長越厚,幾天後便長得像銅錢那麼厚,而且右眼球上也長了一個螺旋形的厚膜,任何藥物都治不好。

方棟此時懊悔不已。他聽別人說誦佛經能解除災難,於是手捧一卷,請人教他誦經。開始讀時,他還有點煩躁,過了一段時間後,心情就漸漸平靜下來了。他每天從早到晚盤腿靜坐,手持念珠,默頌經文。像這樣堅持了整整一年,色欲邪念全消了。

方棟忽然聽見左眼中有人在小聲說話:「這裡面黑漆漆的,叫人難受死了!」右眼中像有人回答說:「我們一起出去遊玩一下,出出這裡的悶氣。」話說完後,方棟漸漸感覺到兩個鼻孔中似乎有小東西蠕蠕爬出去了,弄的鼻孔癢癢的。過了好長時間,它們又從鼻孔中回到眼眶裡面。方棟又聽到它們在說話:「好久沒有到園亭裡看一看,珍珠蘭都已經枯死了。」方棟向來喜聞蘭花的芳香,在自家的園內種了許多種蘭花,常常親自去澆灌它們。但自從雙眼失明後,便將蘭花的事擱置下來了。現在聽說蘭花死了,他馬上問妻子:「蘭花為什麼枯死了?」妻子反問他是怎麼知道的?方棟便把剛才聽到的話告訴了妻子。妻子趕緊到花園裡去查看,蘭花果然已經枯死了。

妻子感到十分奇怪,便悄悄的躲在房中觀看。她看見有兩個小人從方棟的鼻孔裡爬出來,他們還沒有豆粒大,走出門後,越走越遠,逐漸不知他們的去向了。不一會兒,兩個小人又回來了,飛到方棟的臉上,又像螞蟻入穴那樣鑽進方棟的鼻孔。兩三天內都是這樣。方棟又聽到左邊的小人說:「隧道彎彎曲曲的,你我來往很不方便,不如我們各自開一門。」右邊的小人說:「我這邊的牆壁太厚了,開門不那麼容易呀。」左邊的說:「我在這邊試開一下看,我好與你在一起。」聽它們說完後,方棟隱約覺的左眼眶像被人抓裂了一樣。過了一會兒,方棟睜開眼睛一看,能看清室內的桌子和其它東西。方棟好不高興,馬上告訴妻子。妻子仔細的察看他的眼睛,發現左眼內障薄膜破裂的地方有個小孔,黑色的瞳孔熒熒發亮,就像半粒花椒那麼大。又過了一夜,方棟左眼內障完全消盡了,仔細一看,一隻眼睛裡有兩個瞳孔,而右眼上的螺旋形的厚膜依然如故,他們才知道兩個瞳人合居在左眼眶內。

方棟雖然右眼依然失明,但左眼視力卻比失明前還要好了。從此以後,方棟的行為一直很檢點,再也沒有那些不守禮節,色眼看人之類的輕佻行為了,並以此得到鄉鄰們的稱讚。

故事中方棟色眼相看的那一群女子,可能就是顯現到這個空間中的另外空間裡的生命,因此直接就受到了雙目失明的懲罰。方棟念經後,色心消去後,而出現的兩個小人可能就是方棟兩個瞳孔的靈體,其實人不光有元神,按照古老的說法,人身上還有三魂七魄等眾多靈體。

文摘譯自《聊齋志異》

原文
瞳人語

長安士方棟﹐頗有才名﹐而佻脫不持儀節。每陌上見游女﹐輒輕薄y擎韝均C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見一小車﹐朱上下弗繡巾?﹔青衣數輩﹐款段以從。內一婢﹐乘小駟﹐容光絕美。稍稍近覘之﹐見車幔洞開﹐內坐二八女郎﹐紅妝艷麗﹐尤生平所未睹。目炫神奪﹐瞻戀弗舍﹐或先或後﹐從馳數裡。忽聞女郎呼婢近車側﹐曰︰『為我垂帘下。
何處風狂兒郎﹐頻來窺瞻﹗』婢乃下帘﹐怒顧生曰︰『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婦歸寧﹐非同田舍娘子﹐放教秀才胡覷﹗』言已﹐掬轍土左風右揚無生。

生瞇目不可開。才一拭視﹐而車馬已渺。驚疑而返。覺目終不快。倩人啟瞼撥視﹐則睛上生小翳﹔經宿益劇﹐淚簌簌不得止﹔翳漸大﹐數日厚如錢﹔右睛起旋螺﹐百藥無效。懊悶欲絕﹐頗思自懺悔。聞《光明經》能解厄。持一卷﹐浼人教誦。初猶煩躁﹐久漸自安。旦晚無事﹐惟趺坐捻珠。持之一年﹐萬緣俱淨。忽聞左目中小語如蠅﹐曰︰『黑漆似﹐叵
耐殺人﹗』右目中應雲︰『可同小遨游﹐出此悶氣。』漸覺兩鼻中﹐蠕蠕作癢﹐似有物出﹐離孔而去。久之乃返﹐復自鼻入眶中。又言曰︰『許時不窺園亭﹐珍珠蘭遽枯瘠死﹗』生素喜香蘭﹐園中多種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問。忽聞此言﹐遽問妻︰『蘭花何使憔悴死﹖』妻詰其所自知﹐因告之故。妻趨驗之﹐花果槁矣。大異之。靜匿房中以俟之﹐見有小人自生鼻內出﹐大不及豆﹐營營然竟出門去。漸遠﹐遂迷所在。俄﹐連臂歸﹐飛上面﹐如蜂蟻之投穴者。如此二三日。又聞左言曰︰『隧道迂﹐還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啟門。』右應雲︰『我壁子厚﹐大不易。』左曰︰『我試闢﹐得與而俱。』遂覺左眶內隱似抓裂。有頃﹐開視﹐豁見幾物。喜告妻。妻審之﹐則脂膜破小竅﹐黑睛熒熒﹐如劈椒。越一宿﹐幛盡消。細視﹐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兩瞳人合居一眶矣。生雖一目眇﹐而較之雙目者﹐殊更了了。由是益自檢束﹐鄉中稱盛德焉。

異史氏曰︰『鄉有士人﹐偕二友于途﹐遙見少婦控驢出其前﹐戲而吟曰︰‘有美人兮﹗’顧二友曰︰‘驅之﹗’相與笑騁。俄追及﹐乃其子婦。心赧氣喪﹐默不復語。友偽為不知也者﹐評騭殊褻。士人忸怩﹐吃吃而言曰︰‘此長男婦也。’各隱笑而罷。輕薄者往往自侮﹐良可笑也。至於瞇目失明﹐又鬼神之慘報矣。芙蓉城主﹐不知何神﹐豈菩薩現身耶﹖然小郎君生闢門戶﹐鬼神雖惡﹐亦何嘗不許人自新哉。』

分類標籤: 修行持誦.懺悔改過.生病殘疾.現世報.大陸.近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