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集

 

標題:索命鬼─誤傷人命祿籍頓消

分類: 惡報故事 / 十惡業 / 邪淫悖倫(邪淫)
作者:(清)釋戒顯編/凡夫 譯
出處:《現果隨錄》

嘉善地方一位姓支的讀書人,以才學出名。己酉年的夏天,到嘉興參加科舉的考試。有一天白天見到一個鬼,走進他的肚子裡,他就倒在地上。他嘴裡發出北方的口音,向自己索命。陪他去考試的家僮,趕緊雇船把他載回家去。

回家之後,家裡就請幽瀾寺的住持西蓮法師來解救。西蓮法師問鬼說:「你是何方的邪鬼,居然敢來纏擾支相公呀?」

鬼高聲回答說:「我不是邪鬼,因為和他有宿世的冤仇。現在時節因緣到了,所以特別來索他的命。」

西蓮法師就問原因。鬼說:「我在明朝初年,在徐中山的部門下當副將,姓洪名洙,主將姓姚。姓姚的見到我的妻子美麗,就起了壞心眼。當時剛好某處有賊兵叛亂,姚將就派了七百名老弱殘兵,叫我帶隊去征討,結果全軍覆沒。於是姚將就強收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因而自縊。這個深仇大恨,我是一定要報的。」

「然而姚將不久之後,悔恨自己的罪惡而發心修行,結果轉生成為高僧。接著又轉生為大文豪,第三世又成為持戒的僧人,第四世變成樂善好施的大富人,使得我都無法報仇。現在這第五世,命中應當今年及明年都能上科榜的。但是由於他在某年寫訴訟狀傷到了餘杭縣四位賣茶的,冥府就把他的祿位名籍削去,所以現在我能夠來向他索命了。」
 

西蓮法師聽他講得頭頭是道,於是就開示他說:「你講得有憑有據,相信不會是誣賴支相公。不過我們佛教裡面,有無上微妙的誦經消懺之方法,可以替你解除宿世的冤業,轉生到好的地方。何苦只想報復,雪一時的忿怒之情呢?」

鬼聽了後,恭敬的說:「如果能這樣,那最好不過,但我怕你們騙我。要是現在就起道場,我馬上就離開支公的身體,去中堂禮佛。」

於是鬼就要西蓮法師把答應的事寫下來,並焚化給他。做完法事後,支公就突然醒過來了。幾天之後,支公又倒地,口裡又發出北方的口音,於是家人又再請西蓮法師來。西蓮法師就責備鬼說:「你已經獲得超薦了,應該遠去了,怎麼又來了呢?」

鬼回答說:「我已承佛力,獲得超生,絕對不會不守信用。不過另有人要來索命,就是那四個賣茶的。我怕法師你懷疑我沒有信用,所以特地來告訴你一聲。」鬼講完之後就走了。

不久,支公生病,不到一個晚上就死了。

~凡夫 譯自 (清)釋戒顯編《現果隨錄》

原文

支庠友以誤傷人命祿籍頓消

嘉善庠友支某。向負才名。己酉夏。赴嘉興科試。白日見一鬼入腹中。遂仆地。發北音索命。家僮急具舟載回。 

請幽瀾寺主人西蓮師問曰。汝何方邪鬼。敢纏攪支相公耶。 

鬼高聲答曰。吾非邪鬼。因有宿仇。因緣已至。故來索報。 

蓮師詰其故。鬼云。吾於明初。在徐中山部下為副將。姓洪名洙。主將君。見吾妻汪氏色美。懷貪婪惡意。會某處賊叛。姚以老弱兵七百人。命余征討。余力不支。余軍覆沒。姚收余妻。妻縊死。余銜此深仇。累世圖報。 

君末路。悔恨修行。次轉生為高僧。次為大詞林。三世復為戒行僧。四世為大富人。好施予。皆不能報。今第五世。當酉戌連捷。某年以舞弄刀筆。致傷餘杭縣鬻茶客四人。冥府已削去祿籍。故吾得來索命耳。 

西蓮師聞其言有序。遂開示曰。君言鑿鑿。定屬不誣。但吾佛教中。有上妙經懺。可以為君解冤釋結。超生善逝。何苦止圖報復。雪一時之忿乎。 

鬼戄然曰。若得如此甚善。但恐虛誑不實。如果起道場。吾即離支公。到中堂禮佛矣。 

因徵西蓮師立券焚化。遂為起建法筵。支公霍然而醒。數日後。復仆地發北音。乃復請西蓮師責讓曰。君以超薦遠去。何故復來。 

鬼曰。吾承佛力。已得超生。斷無反覆。今將來索命者。乃鬻茶客四人。非我也。恐師疑我無信。故來奉報耳。言畢遂去。 

次支公病發。不信宿暴卒。

分類標籤: 生病殘疾.身心折磨.償命折壽.多世報.大陸.古代.
 
薦故事
遭致虎頭蜂叮死的神棍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位在彰化縣的某神壇傳出一起離奇且怪異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頡的乩童在幫人作法時,躲藏在神相背後的虎頭蜂窩無故突然破裂,窩內數以百計的虎頭蜂居然聚集朝著傅昌頡的頭臉猛叮,直到他倒地氣絕身亡為止……
英19歲罹癌男孩 咳出腫瘤病情好轉
英國1名19歲男孩,4年前發現罹患了大腸癌,而且擴散到肺部,但他並沒有被病魔打倒,樂觀面對,還募款台幣1.5億幫助癌症病友,日前他咳嗽竟然咳出了一顆紅色腫瘤…
編輯先生著魔記
老和尚上法庭控告總編輯─這大新聞立刻傳遍整山城。擁有大潛力的新聞報館,今日卻成為大新聞。茶樓酒肆中,市民議論紛紛,而在公眾埠所,大家把這消息當成奇聞;轟動全城,好似誰不談此新聞,便成了趕不上時代的孤聞寡見之人……